2012年4月韩媒报道bShare CEO李彦枢专访引起韩国互联网关注

[중국 기업 탐방 한/中] ‘모든 것을 공유하게 하는 남자’ bShare 창업자 리옌슈 CEO / “共享所有的男子”bShare的创业者李彦枢采访 文章摘自:duduchina.co.kr
看网络新闻的时候,若看到想要告诉朋友的新闻就可以点击我的社交网络服务中的“共享”键,让更多人看到该新闻。在观看在线视频的时候,若看到了朋友非常喜欢的艺人,还是只需点击“共享”就能将该视频推荐给好友。虽然随着社交网络服务的发展而产生的“共享”在几年前还是非常生疏的概念,但现在已在多种网络服务中展现出了非常多样的摸样。
有一个中国企业很早就想到了要提供这样的网络共享服务,并从2009年开始提供了该服务。目前bShare已在中国国内与超过120家的社交平台就共享功能进行了合作,且正在向超过15万个的网站提供共享连动服务。在竞争激烈的中国网络市场,拥有超过50%的占有率且正以超快的速度发展着的bShare,是由上海Buzzinate提供的服务。在该公司的业务持续发展的同时,最初想出这个服务的Buzzinate CEO李彦枢也在最近被福布斯中国选为了“30名30岁以下创业者”之一。

在设立于上海中心地区的Buzzinate本部,编者见到了Buzzinate的创业者即CEO李彦枢先生。他一看到编者就以非常高兴的语气用韩语问了好,“您好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
(以下D:DUDU CHINA,B:BuzzinateCEO李彦枢)

Buzzinate CEO 李彦枢(左)和 CTO John Chen(右)

D: 真心恭喜您被福布斯评选为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之一。 Buzzinate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呢?
B: Buzzinate是一家关注Social,互联网的一家公司。 我们旗舰的产品bShare就是围绕着这个社交网络做出来的一个产品。它主要是把很多信息分享到新浪,人人等社会化网络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它已经成为中国社会化分享领域(Sharing)的领先企业。 以产品来讲,我们是领先全球,在创新上面和整体的产品的布局上是全球的Global Leader. 现在bShare跟国内十五万家网站合作,中国最大的新闻媒体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,如新华社,人民网,中国新闻网,中国日报,光明网,中国网, 社交网站包括天涯,汽车方面一车网, 医疗方面,女性网,科技网站CSDN等各方面的大型网站都是我们的用户。在创新上面 大体来说,我们从社交这件事做出大量的数据挖掘,通过社会化媒体为品牌,网站,电子商务提供社会化媒体营销的解决方案。

D: 据我们所知,贵公司的三名创业者是在CEIBS MBA相遇的。那么,曾分别在美国、新加坡、台湾等不同国家生活的你们,一起创业的契机是什么呢?
B: 我们是在CEIBS念MBA的时候相遇的。三个人都来自不同背景,专业领域也各不相同。美国华人John是纽约念书,一直有创业的梦想。他是工程师出身。来自台湾的王浩威,我们北京办公室的负责人也是我们三个创业者里年级最大的,他以前是做电信管理Telecom方面的。我是在新加坡长大的台湾人,我做的是广告。我以前在广告公司做数据分析,市场研究等。在中欧是我们三个人是最好的朋友,也是篮球队的队员。而且在读书时也一起创过业,我们一起卖了t恤和学校的周边产品。08年毕业的时候是全球景气最差的时候,我们三个人都拿到了Job Offer。可是因为三个人本身都很想创业,我们判断出创业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。而且当时金融危机很少影响到中国大陆。整个市场也都在蓬勃发展。 所以我们认为中国是一个机会。我在学校的创业课上突然间想到了一个想法,立马告诉John。中间休息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讨论这个想法和公司的名字了。过一段时间,我们就实行了。

D: 决定创业时,周围人的反应是怎样的呢?
B: 当时我们要创业的时候,其实没有人觉得意外。因为我从小就希望创业。中国的互联网市场生态最独特,也是竞争最激烈的市场。我们三个人没有IT背景,很多人都说我们疯了。 但我们认为危机就是转机。当时在中国社会网络刚刚开始发展。中国社会化网络的发展速度和规模比美国更大。我们认为社会化媒体的爆发力会很大。学校也给我们很多资源,周围同学也鼓励我们。很多人说中国的互联网市场很封闭,但我不觉得。我认为发展潜能非常大。

D: 目前中国年轻人对创业的认识是怎样的呢?
B: 在中国创业的人非常多。特别是IT产业。 第一,中国的互联网市场蓬勃发展。第二,资金也很多。中国的政策越来越鼓励创业。北京的中关村和上海的张江具有很好的创业条件。第三,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群正好是从小接触互联网的。第四,中国人口很大,只要把握1%的人口也能发展地很好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创业的想法应该是很自然的。

D: 据我们所知,bShare在中国国内的15万多个网站进行服务。那么你们是怎样跟这么多的网站合作的呢?
B: 一开始我们做的模式就是病毒式传播的。我们刚开始给那些网站写邮件把我们的合作想法告诉他们。他们觉得这个模式挺好。后来很多企业也开始使用这个服务了。 我们业务团队在行业里也比较出色的。我们都会往全国各地跑。只要是有机会,我们都会行动起来。 而且我们公司每个人都很热情。跟很多合作伙伴建立了信任关系。

D: 2009年创业以来, Buzzinate在非常快的速度成长着。创业初期遇到过困难吗?若有的话是怎样这些难关的呢?
B: 当然有,我们走太快。我们的想法比市场的速度还要快。当初等待市场蓬勃发展比较困难。现在市场发展了很多,这一点我们现在就很满意了。找合适的人是一个困难。我们对从中国这么多的人里面选出人才感到比较困难。我觉得人才是每个公司最重要的资产。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找出能跟我们一起努力的伙伴,创新的一批人。

D: 资金问题呢?
B: 我们还是比较有幸运的吧。去年我们找到了一个契合的投资人。他们真正了解我们

D: 很多人对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感到很好奇。Buzzinate拥有着什么样的商业模模式呢?
B: 我们主要是以分享为服务,作为技术的平台给他们提供服务。很多网站通过我们更好的表现自己,自然而然得在社会化媒体上形成影响力。所以这是我们目前为止最主要的商业模式。以后要开发的商业模式也要从这个基础出发。

D: 目前在中国国内,有提供与bShare类似服务的公司吗? 如果有的话,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是哪家公司呢?最大的竞争对手是百度。今年我们正是成为市场的最大。百度是一个相对新的产品。
B: 大公司都是竞争关系。腾讯,新浪都是在这间事情上是竞争对手。但是比如腾讯的话他们只能把信息分享到腾讯,新郎也如此。百度比较特别,它放弃了自己的社会化媒体的平台。在分享业务上,他们的确是我的竞争对手。但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。所以更宏观的来看,百度并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, 应该能说是我们的合作伙伴。

D: 您是如何评价中国的IT产业的呢?跟美国和其他国家相比,中国IT产业的潜力和竞争力强吗?
B: 中国的IT市场很独特。以前是Copy to china模式。单看团购的话,虽然这个模式是模仿国外的,但引进到中国以后要有新的模式。这是因为中国拥有的独特的消费者群体。中国的用户群体是很新的群体。美国的话是一个很专业的市场。很多企业,产业都是共赢的。中国生态不一样。就有那几大,而且他们什么都做。 比如,腾讯做游戏,3个SNS, 邮箱,电子商务,博客,相册什么都有。他们的用户群是在一个领域。另外一个不同之处是腾讯会从用户主动付钱,比如说腾讯SNS里的装修都要付钱的。google主要是用广告赚钱。

D: 现在在中国国内,Facebook,Twitter,Youtube等网站都处于被屏蔽的状态。这对Buzzinate的事业发展会什么样的影响呢?
B: 影响不是很大。中国是World garden. 光在中国的市场里,已经有太大的市场量,信息量。哪怕是Facebook近来中国,未必能成为市场领先。因为中国有中国的模式。我们的重点是提供平台,各式各样的媒体都可以到达。光依靠中国市场已经够大了。

D: 您对韩国的互联网企业或企业家有了解吗? 您有没有考虑过进军韩国市场呢?
B: 韩国也不一样。自己国家的Naver,Cyworld发展地太好,Facebook 进去了也不那么成功. 我对韩国IT产业的看法跟中国市场差不多。韩国市场也很独特,手机普及率,网络使用率很多高,而且网速非常快。移动产业做的很好,游戏产业做得世界之冠。这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市场。关键是怎么样进入这个市场。但语言是一个障碍。韩国人一般不用英语。然后怎么找到好的伙伴,好的资源是问题。
我最有兴趣的地区是东北亚,中韩日。经济体很大,联网能力高,上网的欲望强。对我们来说值得关注的一个市场。目前接下来的几年,到2013以前,我们的关键还是中国市场。中文互联网市场不只是中国大陆,港澳台,美国市场等。所以我们先要把中文互联网市场做得好。比如腾讯,百度只在中国市场发展。他们就不需要靠国际化赚钱。

D: 在韩国也有很多拥有良好技术能力的中小互联网做企业。您是否有意向在将来与韩国企业合资或合作呢?
B: 当然有。关键是怎么跟他们一起在这个市场做得好。我们愿意根国外的企业随时分享想法.我们随时开放。我们毕竟是提供一个平台。如果他们想了解中国市场,我们都愿意分享我们的经历,想法。 中国市场很大,不能一个企业单独占领某个领域。比如中国移动,工商银行等行业巨头也没有占领整个市场。所以我觉得大家能走在一起,共同发展。

D: Buzzinate想实现的最终价值是什么呢? 现阶段已实现了多少呢?
B: 改变世界沟通的方式。其实我们讲过bShare是告诉对方你喜欢的东西的最快方式。所有的网络聚集在一个地方。从这件事情改变大家如何跟朋友分享,交流。 这也是人类最根本的欲望和需求。怎么让他更有效率,更有趣。这是我们一直在探索的。 有一句叫生而有涯,学而无涯。学海无边,可是我们能够学到的,看到的是有限的。怎么样在我有限的生命里去看到所有我想看到的事情。我们帮助人们实现这种境界。

D:是否有个人所追求的目标或野心吗?
B:什么叫成功,每个人又不同的定义。我在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长大。我创业的目的不是赚钱。我最注重的是影响力,这不是意味着政治方面的。我有机会影响产业或我关心的产业,也不是局限于互联网上 ,在整个社会。我们创始人都想改变一些事情,希望我们通过做小小的事情来对世界做出贡献。对我来说,给人好的影响力是最美好的事情。

(本文摘自韩国媒体:bubuchina.co.kr)

您可以留言或者引用文章到您的网站.

留言

Powered by WordPress